當前位置: 首頁 > 師資隊伍 > 離退休 >

    飲水不忘掘井人——談談呂鶴云老師對華師法學院的貢獻和影響

    文章來源: 瀏覽次數: 發布日期:2016-11-30 15:41:02

    日月如梭,轉眼間,呂老師已離開我們十年了!斯人已然遠去,呂老師的言行舉止、音容笑貌卻仿如昨天,歷歷在目。尤其是法學院當下已成規模、發展勢頭正勁、教學科研以及學生活動等諸多方面好消息不斷傳來之際,我們更忘不了曾經對華師法學寄予厚望,并曾為之嘔心瀝血的呂老師。以下我想從華師法學專業的組建、中青年教師成長以及法學院事業發展等方面,談談呂老師的影響和貢獻。

     

    呂老師是華師法學院組織結構的奠基人。當今的華中師范大學法學院淵源于原華師政治系。正是呂老師等為首的老一輩教師,于1988年帶領當時承擔政治系法學概論教學的部分中青年教師,論證、設計并爭取學校領導的支持,在以師范教育為主的大學校園首次開設了屬于非師范專業性質的法學專業。這在當時的全國高等院校來說,也算是較早的一批高等院校法學專業之一。以此為基礎,呂老師等人再接再厲,于1994年發起開設了隸屬于法商學院為院級框架的法律系和法學專業。與此同時,法學專業內部子專業的劃分與設置,教師專業結構與年齡結構,法學專業在學科規模發展及重點發展方向等一系列開拓性問題方面,都在呂老師等人的辛勤努力下,有了初步思路和規劃。從此,華中師范大學法學專業首次有了自己相對獨立性質的教學組織。也正是以此為依托,1995年,華師法律系首個碩士研究生專業——經濟法專業誕生了;2004年,又取得了法律碩士專業學位授予資格。到如今,我們已有了法學專業碩士學位點6個;法學和知識產權等本科專業兩個,并有與本校經濟與工商管理學院合作開設的法學-經濟學交叉培養班一個。除此之外,我們還擁有一個“公共政策與法治”二級學科博士點。2013年,學院的法學學科被評為湖北省省級一級重點學科。本科教育和人才培養方面,我們新的的素質型教學正逐步推進,已初見成效;學生辯論賽、學生司法實踐等學生活動開展得有聲有色,成效顯著;甚至每年一度的大學生運動會,我們的學生也不敢示弱,敢于與一些傳統強隊競風流,充分體現出法學院學子的精神風貌。個人以為,雖然不能說,沒有呂老師等老一輩教師奠定的基礎,就沒有法學院的今天;但是肯定可以說,法學院今天的規模和榮耀,與呂老先生等前輩奠定的基礎絕對分不開!

     

    呂老師是華師法學院中青年教師成長的引路人。法學院存在的價值及其發展,取決于教學研究、學科發展以及以此為基礎的人才培養;而這一切歸根結底又取決于從事這些活動的教師隊伍素質。對于教師隊伍建設,呂老師一貫格外重視。且不說呂老師在掌握著青年教師引進的決定權時,嚴格從專業學歷、研究成果以及教學表現等方面嚴格把關, 就是從領導職位退下來以后,呂老師也不忘對中青年教師的傳幫帶。給我印象最深一件事是,在當年高教出版社面向世紀教材《法學概論》項目的申報和組織編寫工作中,呂老師基于教材的代表性以及教材使用的廣泛性,在聯系有關主要高等院校骨干教師參與的前提下,對本系中青年教師給與了特別關照。在該教材的編寫14名成員中,本系教師不僅多達5人之多,而且在3個主編副主編名額中,本系教師在其中擔任著主編和一個副主編的位置;正是當年呂老師的有心栽培,在呂老師去世之后的教材后續修訂再版過程中,我們華師法學院的幾位教師在其中仍然發揮著核心作用。直至今日,該教材一直以來的較高發行量也從另一角度反映出呂老師對中青年教師培養的某種成效。呂老師對法學院教師培養的影響,在我院其他方面也有明顯體現。事實上,法學院當前在教學、科研乃至領導崗位上的骨干,有相當一部分就是呂老師主導引進、培養和幫助過的中青年教師。

     

    呂老師是華師法學院事業進一步發展的精神源泉。就實質和長遠而言,這一點較之前兩點跟為重要。呂老師給我們留下的第一筆精神財富是進取精神,也即我們通常所說的生命不息、奮斗不止精神。令人難以忘懷的是,呂老師在身患重病、體質明顯下降之時,還籌備發起并參加了《法學概論》第二版修訂初始階段的工作。即使后來第二版的主要修訂工作由我們幾位中青年教師承擔,呂老師還是經常關心并給予指導。呂老師給我們留下的第二筆精神財富是其簡樸、嚴謹的生活和工作作風,比如他從不打麻將、也極少喝酒,按時作息等等,在改革開放早期那種“寬松”甚至可說是有點“奢靡”的時代背景下,呂老師仍然保持著老一代人的那種簡樸和嚴謹,著實難能可貴??纯串斍霸鷮嶉_展的“反四風”和“八項規定”,再回想呂老師在那種背景下的堅持,令人倍感唏噓!呂老師留給我們的第三筆精神財富是堅持原則,敢說敢言。年紀較大的教師應該都記得,呂老師對本系青年教師的工作和生活照顧有加,從不與他人爭利;但在有關法學專業發展的一些根本性問題上,為了堅持自己認為正確的意見,曾不止一次和有關領導據理力爭,甚至“爭吵”,絲毫不考慮這可能給自己個人帶來的“后果”。在法治建設的今天,對于從事法律事業的人來說,胸懷正義,堅持原則,適當剛性一點,這不正是一種必備而且必須堅守的品質嗎?

     

    華師法學專業獨立建院,是呂老師曾經的愿望;華師法學事業的發展,更是呂老師的夢想。如果呂老師泉下有知,看到華師法學今天所取得的成就和呈現出來發展勢頭,應該感到欣慰吧?。S新民 20165

                                               

    重庆福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