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師資隊伍 > 離退休 >

    云是鶴故鄉—— 懷念我的導師呂鶴云教授

    文章來源: 瀏覽次數: 發布日期:2016-11-30 15:34:23

      轉瞬間呂鶴云教授已經離開我們十年了,遙看遠去的斯人、低徊不曾疏離的記憶,僅以此文紀念呂老師。

     

      呂鶴云教授是我攻讀碩士期間的導師,盡管后來我們又成為共同執教于華中師大法學專業的同事,但那種深厚的師生情誼卻一直貫穿在 和呂 老師多年的交往中。2006年底那個冬日的早晨,老師終于沒能拒絕天國的召喚,駕鶴西去,升華到他一生憧憬的理想世界。多年來,對老師的懷念,始 終伴隨 老師離開的日子。在這個現實且浮躁的年代,我猜想呂老師也愿意我以那些純真歲月的點滴來表達對他的懷念。

     

      記得第一次去上 老師的課,感覺非常奇特。 老師抄著一口濃重的武穴方言充滿激情、抑揚頓挫地開始了他的講授,但講臺下的學生卻不時露出迷惘的神色,別說那些來自其它省份的學生,就我這個地道的湖北人聽起來也異常費勁——武穴方言實在太難懂了!為此, 老師不得不頻頻板書以便澄清那些發音上可能引起誤解的關鍵詞。初見 老師的板書,學生群里立即發出了一陣騷動——那清新飄逸、行云流水、縱橫揮灑、提按分明、結構古樸的板書把大家給震住了!于是,許多同學自覺與不自覺中成了“呂體”的追隨者。大約在聽了 老師的兩三次課后,我們都逐步適應了他的方言表達。上 老師的課,成為同學們最興奮、也是最辛苦的事情。興奮的是, 老師的課總能給大家深刻的啟發和收獲,而且他在講課時非常投入,情緒隨著他所講授的中國法治狀況的優劣時而激憤、時而欣慰,讓我們這些洗耳恭聽的學子也倍受感染;辛苦的是, 老師課堂的每一句話都被我們視為哲理深刻的箴言警語,唯恐筆記中有所疏漏,于是從上課的第一分鐘到最后一分鐘不間斷地奮筆疾書成了大家共同的行為,如此強度的腦力加體力勞動,使得每次一下課我們的第一動作就是丟掉筆搓揉已經僵硬的右手揚天長嘆以放松緊張的身體?!?/span>

     

      課程是短暫的,但收獲卻是永久的。我一直銘記呂老師在第一節課對我們做學問的要求:追根溯源!今天我也可以告慰老師的在天之靈,這些年我正是按照您的教導去做的!若干年后,我的碩士生也走進呂老師的課堂。當這些來自更廣泛地區的學子在第一節課后驚惶地告訴我 老師的方言他們無論如何也聽不懂的時候,我微笑著說:“能夠聽到 老師的課是你們的福氣,你們要像學外語那樣學 老師的方言?!睂W期結束,我學生表達了和我當年如出一轍的感受。

     

      即使是在退休后,呂老師依然保持對我校法學學科發展的深切關注,依然不懈地為法學院的成立奔走呼號,依然殫精竭慮、醉心于學術。相同的志趣使我一有學術上的進步就樂于首先與他分享,和呂老師交流自己在學術和工作上的進步成了我生活中最愉快的事情,而他的理解、鼓勵和點撥常常成為我在承擔繁重的科研任務中重要的精神力量。

     

      斯人已去,音容猶在。 老師對社會的高度責任感、對學術的不懈探索、對理想的執著追求以及對后學的無私提攜,給我們留下了珍貴的精神財富和行為樣板??梢愿嫖坷蠋煹氖?,師門的傳統正在一代一代傳承!

     

      云是鶴故鄉,祈禱老師在那個純凈的國度過上舒心的日子。(劉華)

     

    重庆福彩